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9-13
作者:玉楼
字数:14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谢奚葶已经去罗德公司实习了快一个月了,她每天早早地乘坐公交车去上班,
因为她的会计实务很扎实,而且专业英语也相当出色,所以公司需要上报给集团
的英文财务报告也是交给她做。她告诉杨路,因为财务经理去国外休假暂时不在,
所以无论是报给集团外资方的财务报告和这边的纳税申报,现金出纳,公司财务
部居然都一股脑的交给她来做,虽然很忙,但女孩还是十分认真负责,卖力的把
每一件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乱。所以大家对这个新来实习的小美女都
非常满意,因为罗德公司都是统一着装,所以也给她发了一套员工制服。

  罗德公司的制服都是量身定制的,夏季的时候,男的穿白衬衫和浅灰色西裤,
女的则是米灰色的短袖套裙。当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的谢奚葶穿上
高跟鞋和丝袜,再换上公司的夏季套裙时,那合体的剪裁包裹着她窈窕的身体,
便完全成了一位优雅精致的OL,但无论怎么看,却又显得那么娇媚性感,倒是
吸引了不少男同事的目光。

  特别是小胡和小韩,这两个男同事,一个胖一个瘦,在办公室里没事总喜欢
贼兮兮地偷瞧自己,聪明的谢奚葶心知肚明,但也只能视而不见。谢奚葶自然也
知道自己的模样有着怎样的吸引力,但她却不太愿意多和别人说话,这样时间一
长,难免有些无聊的人,背地里给她起了个冷美人的绰号。倒是财务部的主管约
翰李,是个成熟老成的男人,颇有着几分绅士风度,也挺照顾自己的。不过这个
老李已经40多岁了,处事为人有些圆滑,不爱得罪人,因此其他人就以帮助她
实习的名义,纷纷把手上的事情都扔给这个新来的实习生去做。

  谢奚葶的想法倒是简单,只想着把事情做好,能留在这个公司就好了,至于
其他的,女孩倒也没有多想,毕竟现在每天可以端着一杯咖啡,稳稳当当把手上
的工作完成,她就已经很满意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在干净明亮的大公司做
OL的生活么。

  因此有一天,谢奚葶突然又再次收到教授的邮件后,她的心里发出了轻声的
嘲笑,略一思索,纤细的手指便在键盘上敲下了如下的文字:

  余教授,你好。

  非常感谢您曾经给我上的每一课,您教会了我很多,但却打碎了我的信赖。
您多余的自私,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实习单位,
而且有了新的奋斗目标。顺便很高兴告诉您,小路对我很好,这恐怕没有如你所
愿。

  游戏已经结束了。也许今后我们的生活不会再有交集了,那么祝您失败如初,
颓废如故。

  曾经的学生:谢奚葶。

  就这样吧,彻底结束了,也是时候离开那个该死的老头了。他那幽暗不堪的
生活将再也与我无关。女孩这样想着,微微一笑,点击了发送键。我会开始我的
新生活的。

  但是这罗德公司的账目,却真的有些奇怪的地方。因为随着财务部对谢奚葶
的逐渐信任,加上她自己的勤勉努力,公司的几乎全部账目她都需要查看整理,
然后形成一些报给集团总部的分析报表。而为了完美的报表,谢奚葶经常独自在
公司加班。

  聪明的谢奚葶发现,在罗德公司的往来账上,总会存在一些奇怪的其他应收
款,而这些应收款项又来自于一些已经支付的货款。于是,她找出原始的合同查
看,发现这些原料采购合同都来自于一家罗德集团旗下的关联公司。这些原料的
库存有问题,因为所有的原料消耗都从生产成本结转进了其他应付款,这些应付
款又通过向另一家罗德医药公司销售药品的应收款对冲。而这一块的最终销售,
是通过罗德医药的出口完成的,而17% 的额定退税款才是真正的利润所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大量的往来款都并非真实发生的业务,而只是
虚拟的交易!

  谢奚葶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所有人都下班了。她为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感到
震惊,因此又开始查看所有的账目,想要推翻自己的判断。但继而她又发现,这
块关联账目中竟然还充斥着大量的个人借款和往来,也就是说这些虚构的合同在
支付后,有些资金是通过向罗德的销售款回笼的,还有些暂时无法冲抵的资金,
就暂时沉淀在这些可疑的个人账号上,直到需要动用的时候,才会从账上以个人
往来的方式做平。

  谢奚葶再次重点核对了这几个可疑的个人往来,所有账号总计的金额居然有
三千三百多万元,这是一个流动的资金池,随时可以进入公司的大账循环。可是,
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个情况,而且财务主管田华还在国外休假没回
来。

  谢奚葶终于有些无所适从了,这些账目显然是见不得人的,但因为做的非常
隐秘,税务部门似乎也没有发现其中的猫腻。但公司的这个秘密,却被自己无意
中给发现了。

  谢奚葶决定暂时还是先不和任何人提起,毕竟在这个公司里,她现在还只是
一个实习生,还没有一个能真正信得过的人。而如果贸然说出这件事,恐怕所引
发的后果,是自己所不能承担的,如果影响到自己的就业,那就得不偿失了。

  而与此同时,一条小道消息却在这个城市里开始流传,说是市轻工局的杨局
长被省纪委给双规了。这个消息自然也传到了罗德公司,谢奚葶默默听在耳朵里,
心里却是一惊。怎么会,那不是杨路的爸爸吗,难道他爸爸出事了!这样想起来,
真的有好多天没有和杨路联系了,他居然也没有来接自己,也没有打电话给我,
难道他家里真的有事?女孩疑惑地想,因为正常情况,杨路都会坐公交车,有时
还会骑着摩托车来接她下班,可最近好几天都没有来。女孩隐隐地为杨路担心起
来。

  快下班的时候,谢奚葶终于忍不住拿起公司的座机,给杨路家拨了个电话,
可响了半天也没有人接。谢奚葶愈发地担忧起来。心想杨路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来。

  她没有回家,而是坐了公交车,直接跑到了杨路家的楼下。女孩实际上还没
有去过杨路家,她实在是不好意思直接找上门去,只好一个人站在他家楼下等着,
看看杨路什么时候回来,好问问他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夏天的雷震雨说来就来,一阵雷声过后,顿时就是大雨瓢泼。谢奚葶连伞也
没有带,豆大的雨点打落下来,连躲都没地方躲,瞬间就把女孩浑身淋了个透湿。
她站在楼下,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体上,略微有些透明,勾勒出她妖娆曼妙的
曲线。

  天已经快要黑了,又冷又湿的谢奚葶仍然等在楼下。来往的人都奇怪地看着
这样一个漂亮的女白领,狼狈地站在这里,浑身湿透,不知她在等谁。

  杨路啊,你到底在哪儿啊,别让我再担心了。女孩默默念着,终于看见了摩
托车上熟悉的身影。她冲出来喊他,杨路这才看到谢奚葶。

  「咦,你,你怎么在这儿?」杨路跨在摩托车上问,一脸的惊讶。

  「你还问我,你到哪去了呀,害我等你这么半天,电话也打不通一个。」女
孩跺着脚,有些生气地问。

  「被雨淋啦,走吧,先到我家吧。」

  杨路家就他一个人。看着谢奚葶为了等他,而被雨淋得全身湿透的模样,杨
路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但家里的事情却压得他心神不宁,还有一种很丢脸的感
觉。

  「我刚才出去吃饭了,因为家里没人做饭,我妈出去了,阿姨也不在。」杨
路说:「到我家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提前准备呀,你看家里就我都没人在家
……」

  「到底是怎么回事?」谢奚葶忍不住打断他问:「能跟我说说吗?」

  「什么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吗?」

  「我听说了,是在公司听的消息,说杨局长被省纪委查了,这是不是真的?」

  杨路看着谢奚葶,沉默了一会儿,说:

  「这些事跟你说有什么用呢,你最好还是别管了,我爸现在是被双规了,没
错,但我相信我爸他没问题,肯定。」杨路抬眼看着谢奚葶,似乎想从女孩的脸
上读出什么其他的内容来一般,但女孩的脸上只有担心,杨路这才稍稍平静了些,
又说:

  「他现在也只是配合组织调查,还没有结论呢。这世界上,谁也不会平白无
故就处理一个好人吧。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那好吧,总之如果查下来没有事就好了,叔叔是个好人,应该不会有事的。」
女孩安慰杨路说。

  杨路勉强笑了笑,说放心吧,这么晚了,我家也没有饭吃,真是对不住。

  谢奚葶就问:「你妈呢?」

  「说是去找老领导去了,算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杨路说。

  看着杨路有些苍白的面庞,谢奚葶实在也想不出什么其他安慰的话来了,只
好点点头。

  回到家,谢奚葶还在想着这件事,心想自己谁也不认识,确实也帮不了什么
忙,又想到公司账目的事,又感觉今天的杨路怎么对自己如此冷淡,这也是以前
从未有过的。想想自己为了担心他,专门跑到他家,还被大雨浇了个透,他居然
一句好话都没有,就这样把自己送回了家,没来由的就有点恼恨。回头想想,又
安慰自己,都是以前杨路对我太好了。

  第二天,公司突然接到通知,说上午集团的领导要到罗德制药来,还有就是,
那个出国休假的财务主管田华回公司上班了。

  这位田华经理,是个四十余岁的女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保养得当,精明
干练,一看就是一位厉害角色。只看看财务部的职员对她的态度就知道这位经理
的手段了。当然,还是有人把实习生谢奚葶介绍给了田华。田华上下打量了一番
女孩,心想这个女实习生长得倒是真漂亮,也不知是哪个领导介绍进来的,但脸
上却微笑着,说小谢你好,听人说了,你业务不错的,将来毕业就留在我这个部
门,你看呢?

  「谢谢田经理,我一定会努力的。」谢奚葶竭力露出最真诚的微笑,但心里
却一百个不喜欢这个女人。

  「直接叫我田华吧,我们是外资公司,大家人人平等。」虽然嘴里说着平等,
可田华那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哪儿又有一点平等的意思呢。

  人与人之间有时就是这么微妙,有的人一见就很喜欢,很亲近,而有的人呢,
一见面就知道不是一路人。特别是对于谢奚葶这样敏感的女孩来说,这个田华镜
片后的目光太刺人,让她有点紧张,有点想逃避,虽然这个女人实际上还挺好看
的。

  「好了,所有人,把该准备的工作尽快做好,马上集团领导要来听汇报。」
田华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地回到她自己的办公室去了。等她进门的那一刻,
似乎整个财务部的人在无形中才松了口气。

  罗德公司的会议室里,坐在中间的就是集团副总裁万爱民了。万爱民实际上
也是中资方面的代表,同时兼任集团财务总监。这是一位五十开外的男人,身材
微胖,面色红润。正认真听着罗德制药公司总经理的工作汇报。

  万爱民喝了一口茶,打断总经理的话发言说:

  「我还是最关心财务上的事情,因为我在集团管钱嘛,目前集团准备要收购
的矿山公司,已经进入了实质性谈判阶段,信托公司那边,提出的条件也早就一
再要求了,就是要把你们公司的融资款尽快收回,也就是作提前还款。我今天来,
就是要跟各位再次强调这个事情,千万不要因为你们制药公司的原因,影响到集
团的这次收购。」

  万爱民放下茶杯,语气加重地说,又问:

  「这个,……田华,你说说看,财务上,现在是怎么准备的,能不能解决问
题?」

  「万总,」田华赶忙站起来说,「这一点请集团领导放心,上半年的财务报
告显示……」

  万爱民是从机关出来的,所以还是喜欢别人称他万总。他在看着田华的时候,
倒是露出了一丝微笑,一边听着一边欣赏着田华丰腴有致的身段和开合的红唇,
脑子里已不知转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突然,万爱民像是想起什么了问道:

  「对了,上个月提交给集团的财务分析报告,是谁处理的?」

  这个问题让田华心里一惊,因为正常情况下,万总是不会具体过问这些事情
的,以往的分析报告也是由下面的人提交给她审核一下就报上去的,但因为上个
月她休假不在,据说就是让那个新来的实习生谢奚葶做的。莫非出了什么问题?
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这个责任可是要自己承担的,想到这里,田华感觉有些紧张,
一边思索着措辞一边说:

  「万总,这个报告……我,我正在核实,……因为上个月……」

  万总却摆摆手说:

  「哦,没什么,我就是问问,这次的报告写得非常好,数据很详实,分析也
很到位,」万总又看了看田华,笑着说:「怎么,看来你好像不太了解情况啊,
是不是来了什么新人了?」

  「哦,报告万总,上个月田华休假不在国内,财务部新来了一个实习生。」
总经理连忙解释说。

  「是吗,不错啊,刚来公司实习,就能写出这么好的报告,有水平,有前途
啊,不知是哪个学校来的,我倒想见一见。」

  听万爱民这样一说,田华才在心底舒了口气,但又隐隐感觉有些不爽,但脸
上却没带出来,而是赶紧接口说:

  「哦,是来了一个实习生,叫谢奚葶,如果万总想见的话,我现在就叫她过
来?」

  而万爱民居然点了点头,说好啊,让这个实习生来,我看看。

  田华出了会议室,脸色便冷了下来,叫住一个接待员,说:

  「你现在打电话给财务部,让那个实习生过来会议室一下。」

  没过多久,当谢奚葶忐忑不安的到了会议室时,田华把她引进来,微笑着对
万总介绍:

  「万总,这就是在我这儿实习的新人,她叫谢奚葶。」

  谢奚葶仍穿着公司的米灰色套裙,露出笔直修长的双腿,婷婷袅袅地站在会
议室的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坐在中间的万爱民,心想这就是集团的大领导
了,不知道要找我这个小小的实习生干什么,但还是努力笑着说了一声万总您好。

  「谢奚葶对吧,上个月的财务分析报告,是你写的?」万总问。

  谢奚葶立即紧张起来,心想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了,不然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呢,
这样想着,感觉冷汗都要下来了,只好硬着头皮轻轻点点头,嗯了一声。因为紧
张,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却显得愈发明艳动人了。

  万爱民看着谢奚葶,倒是笑了起来,说:

  「哦,好好,不错的,你这个报告写得很好,是我看的,我还给总裁也看了。
以后如果有机会,很欢迎你留在集团,啊呵呵,要好好干。」

  谢奚葶这才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下,笑着说谢谢万总鼓励。女孩这一笑,礼貌
中却带着藏不住的妩媚,顿时让万爱民的心脏突然忽悠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悠悠一荡,心想真是天造的绝色,比起自己这大半辈子看过的所谓美女都不知胜
过多少。而这一切也都看在了田华的眼睛里,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那镜片后的
目光再看向谢奚葶,可就更加不善了。而敏感的谢奚葶,似乎也感觉到了田华那
逼人的目光。

  谢奚葶回到办公室后,觉得在罗德公司账目上发现的问题,无论如何是不可
以跟田华报告了,甚至她感觉田华可能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个秘密到底公司
有多少人知道,她不清楚也无法去判断,虽然她已经足够的聪明,而且凭着这两
个月对公司整个账务的处理,她已经推断这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的,但自己现在
唯一的选择,也只能是装作不知道了。

  谢奚葶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杨路的爸爸。

  最近杨路还是没怎么主动跟她联系,而道听途说的消息里,似乎杨局长的问
题更严重了。谢奚葶甚至感觉到他对自己似乎越来越冷淡了,难道说,他是觉得
自己不好了吗,后悔了吗,还是说因为杨局长的事情,觉得自己拖累了他父亲?
女孩无法想清楚,觉得还是要去当面问问杨路,另外她也确实在担心这个家伙。
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去安慰安慰他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还在上大学
的实习生,马上实习期到了,还要回到学校上课,他爸爸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
真的有些无能为力。

  这天谢奚葶特意提早离开了公司,打车赶到杨路家里。杨路正在家里拉琴,
站在门外,便可以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的低缓沉郁的大提琴声。谢奚葶微微叹了口
气,按响了门铃。开门看到是她,杨路有些讶异地问: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不行吗,不行我可走了。」女孩站在门口说。

  「没有没有,那个……快进来吧。」

  「怎么,在练琴吗?」

  「嗯,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门外面就听见了,」谢奚葶笑笑说:「你继续拉吧,我也想听呢。」

  杨路于是又坐了下来,低着头,继续拉琴。谢奚葶就坐对面在沙发上,看着
这个默默拉琴的男孩。他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一些,有些乱,狭长的眼睛低垂着,
客厅里没有开灯,低沉的大提琴声如泣如诉,缓缓流动,悠扬却又压抑。

  「就你一个人在家吗,你妈呢?」

  「出去了,还没回来。」

  「到现在我还没见过你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没事儿,我妈挺好的。」

  「杨路……」

  「嗯?」

  「你爸,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结论吗?」

  「你别管了,总之,清者自清吧,马上开学了,你就好好上课吧,……等毕
业后,希望你还能留在罗德公司。」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如果我爸以后帮不了你什么的,你也别怪我就行了。」

  「你,……」谢奚葶的脸一下涨红了,感觉鼻子酸酸的,差点就想说难道你
以为我是因为想让你爸帮我的忙才来关心你的吗,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只是
恼恨地咬了咬嘴唇,站起身来就想回家,这时门却打开了,外面进来一个五十几
岁的妇人,正好和站着的谢奚葶打个照面。

  「妈,你回来了。」

  「嗯,这位是?」

  「哦,这是…谢奚葶。」

  「阿姨好。」谢奚葶连忙笑着喊了一声,鼻子尖还红红的。她发现杨路的妈
妈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阿姨,虽然年龄大了,但穿着得体,气质不俗,让人觉着亲
切。

  「哦,是小谢啊,第一次来我们家吧,欢迎欢迎,呵呵,老是听杨路跟我提
到你呢,没想到这么漂亮啊,来,坐坐,……家里现在事情乱,又没有准备什么,
今天就留在这里吃饭啊。」阿姨笑眯眯地对谢奚葶说,回头又说杨路:「小路啊,
有客人来也不开灯,也不倒茶,真是……」

  杨路的母亲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谢奚葶,觉得这姑娘文静漂亮,满眼
都是喜欢。

  看到妈妈往厨房走,杨路也只好说今天要不就在我家吃饭吧,谢奚葶偷偷白
了他一眼,转而笑盈盈地跟阿姨说:「阿姨,您也累了,我帮您忙吧。」

  「不用不用,你是客人,不用你帮忙的……」

  谢奚葶倒是勤快,一边帮忙一边跟杨路妈妈聊天。

  「小谢,听小路一直跟我们说起你呢,说你成绩很优秀,英语早就过了六级
了吧,比小路好多了,……以后用空常来家里玩啊。」

  「嗯。」

  「快去坐吧,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你这身套裙还真好看,……」

  「嗯,是实习单位发的。」

  「哦,我知道,听小路说过,你现在在罗德公司实习呢。」

  「是啊,这事儿还要感谢叔叔帮忙的呢。」

  提到杨路的父亲,杨路的妈妈就沉默了,叹了口气说:

  「哎,是啊,这事我知道,不用谢的,你和杨路都是好朋友。」

  既然谈到了这个话题,谢奚葶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阿姨,叔叔现在怎么样了?」

  「这事阿姨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被省里带走这么长时间,说是双规,到底
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老头子身体也不太好,我也没办法。」

  说到这里,杨路母亲的眼圈就红了,说:

  「今天小路成天说到的小谢第一次来家里,可惜老头子都不在家……」

  三个人就在餐厅围着桌子吃饭。谢奚葶听杨路母亲说,她最近一直在找以前
的老领导,今天也是去找那个领导去的,可是却带来一个很坏的消息。人家说了,
老杨的问题还是很严重,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还是因为轻工局马上要
撤并,也可能是因为政争,说是有人写举报信告了杨局长,结果省纪委就下来人
把他给双规了。现在谁也没有办法,但老领导也帮忙打听了消息,说是如果再过
一个月,要是人还出不来的话,很有可能就要移送司法处理了,一旦移送司法机
关,老杨就要坐牢了。

  气氛顿时沉重起来,谢奚葶终于明白了杨路他爸的处境,也理解了杨路为什
么这么消沉。可听到这样的消息,自己却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可是杨路依
然是沉默着,但阿姨毕竟是个女人,勉强吃了点东西,想着如果杨路他爸要是进
去了,那杨路的前途可也就毁了,就吃不下饭了,看着谢奚葶说:

  「小谢,你也别担心了,你这么优秀,只要你在罗德公司表现好,就算老杨
帮不上什么忙的话,以后还是有机会留在那里的。可是小路他,以后恐怕就要靠
他自己了。」

  「阿姨,我们总要想想办法呀,只要能做的我们都要赶紧争取啊,说不定就
能行呢。」

  「难啊,省里的关系哪有那么容易通的,阿姨也不瞒你,最近我是到处求人,
没用,这个社会就这么现实,你们以后就知道了。我们家的事,哎……听天由命
吧。」

  「我还是相信我爸没有问题,不行我去找那些省纪委的人去。」杨路终于说
了一句。

  「可你也不能鸡蛋往石头上碰呀。」谢奚葶说。

  谢奚葶回到家,想来想去,却找不到什么办法来帮助杨路。她也知道,这个
事如果再拖下去,他爸一旦坐牢的话,以后杨路的前途肯定是大受影响的。可是,
自己却实在是无能为力得很。

  田华最近倒是没怎么为难谢奚葶,是因为万总又到罗德制药来了一次,而且
又专门提出来要找谢奚葶谈谈,说这个小实习生的能力很强,集团有意向把她招
聘进去,直接到集团的财务部工作。可是谢奚葶一看到万总那副有些色迷迷的模
样,就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万爱民跟谢奚葶说,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在大四下半学期,就和集团签订就
业意向书,然后直接到集团总部的财务部上班。还承诺她,这块是归他分管的,
只要他觉得满意,以后在公司的发展可说是一帆风顺。不得不说,这样的条件,
确实是让谢奚葶心动的。但聪明的女孩也知道,在这样的条件之后,要说这个万
总对自己没有任何的企图,恐怕谁也不信。特别是每当看到这个姓万的男人紧盯
着自己,连呼吸间都能嗅出他体内蓬勃的欲望时,女孩恨不得立刻逃离开来。可
是现在却又不能得罪这个高层领导,只好说自己的家在市里,还有母亲身体不好
要照顾,希望能就留在罗德制药。

  可这件事情,现在自己到底该作何决定,谢奚葶反复权衡,却仍旧难以定夺。
因为,如果拒绝了万爱民的话,很有可能连罗德制药都留不下来,而要是答应了
他,恐怕今后难免又要落入一个老男人的手中。

                (3)

  万爱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这天,正在罗德公司的谢奚葶突然被叫到田华的
办公室里,田华告诉她,集团派人来接她,让她去总部一趟。

  谢奚葶问是谁通知的,田华微微一笑,不无揶揄地说,当然是万总,他可是
很看好你的。

  下午,集团的车就到了罗德公司,谢奚葶斟酌一番之后,还是觉得先去一下
再说,哪怕到时候再用什么理由搪塞也好。

  实际上,集团的财务部门真要进人的话,这个万爱民说了是不算的。他虽然
是副总裁,但主要还是中资方的代表,兼任着财务总监的职务。因为财务部门属
于集团的核心部门,为了防止任人唯亲,集团有明确的规定,就是财务部招人,
必须由人事部审核后,最终由集团总裁亲自审批,才能进一个人。因此,万爱民
其实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定权。当然,现在的谢奚葶是不知道这些内情的。

  罗德集团的总部矗立在省城的市中心,是一幢高耸入云的双子楼建筑。谢奚
葶跟着司机下车,先是到了万总在的22楼办公室。果然还是希望她到集团工作
的事情,万爱民居然还拿出了一份就业意向书,上面赫然写着罗德集团财务部。
谢奚葶心想,如果答应了,自己就能一步跨进这个大公司了,但也就把自己置于
这个老男人的掌控之下了——又是一个衣冠楚楚的老男人。可如果拒绝呢,恐怕
就连留在罗德制药都不太可能了,况且现在杨路的爸爸也帮不上自己的忙了。

  谢奚葶正在踌躇着,万总却轻描淡写地告诉她,如果想进集团的话,还要由
集团总裁亲自面见。但是万总说让谢奚葶放心,他事先已经在总裁面前陈述了不
少谢奚葶的优点。所以,今天他就是帮谢奚葶安排好了去见总裁。而聪明的谢奚
葶立刻意识到,如果要面见总裁的话,倒是多了一些机会。

  罗德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姓叶,叫叶宗明。万爱民亲自领着谢奚葶下到叶
宗明在18楼的办公楼层,先是电话通报,然后,谢奚葶就看见迎面来了一位面
色冷清的高挑美女,对万爱民点点头说叶先生现在有空,说完转身走在前面,万
爱民连忙带着谢奚葶跟上去。事后谢奚葶才知道,这个冷艳的美女是罗德集团的
董秘罗悠,看上去三十不到的年纪,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合体的套裙下掩不住
女人蜂腰翘臀的身材,穿着丝袜的双腿笔直修长,踩在高跟鞋上更显得高挑优雅。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口是一扇玻璃门,罗悠用手指在门前的门禁系统上输入一
串密码后,门开了,又穿过一道走廊,才到了一扇实木大门前,门上钉着金色的
铭牌:董事长办公室。罗悠轻轻敲了敲门,请进,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谢
奚葶心想这就是整个罗德集团的最高领导了,心下不禁有些忐忑,下意识的深深
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砰砰乱跳的心脏。

  罗悠推开门,把二人让进办公室,说了一句万总来了,便又退了出去。

  谢奚葶一进门,才发现这间办公室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有半个篮球场大小,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两边都是书架,整齐地放满了书,而南面则是一片落地窗,
站在窗前,就可以俯瞰省城的繁华市景。落地窗前,横着一张极大的办公桌,桌
后坐着一个男人,背着光,正好整以暇地注视自己。

  这就是谢奚葶和叶宗明之间的第一次见面。

  在落地窗的明亮光线下,谢奚葶看不清这个男人的真实模样,只看见一个高
大的轮廓。

  「叶先生,这就是我跟您提到的实习生谢小姐。」万爱民说完,站了一会,
桌后的男人仍没有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谢奚葶,藏在阴影中的目光却已经触动
了谢奚葶最敏感的神经。这是一种犀利的,带有敏锐的洞察力的目光。她看不清
男人的眼睛,却能感受到,这双眼睛能洞悉人的心灵,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自
己似乎已经被剥裂开来,赤裸裸地奉献出了灵魂,那种灼热的痛楚,使她颤栗。
谢奚葶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这使她更加紧张。似乎这个人,才
是自己真正的克星,真正的主宰。

  「叶先生,那我就先告退了。」万爱民恭敬地说。

  「幸苦,万总。」

  万爱民轻轻退出去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谢奚葶,还有桌子后面的
男人。

  女孩努力压抑着自己的不安,挺直了身体,微笑着说:「董事长好。」

  「叫我叶先生吧。」男人的声音低沉,稳定,富有磁性,「请坐吧。」

  男人指指办公桌对面的一张椅子,谢奚葶走过去,坐在上面。他依旧在打量
着女孩,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你叫谢奚葶?」

  「是的。」

  「在罗德制药实习?」

  「是的。」

  「你想到集团的财务部门工作?」

  「我……」话到嘴边,谢奚葶却不知该怎么来说。

  「没什么,既然让你来见我,自然可以把你的想法谈给我听听。」

  男人已经站起来,绕过桌子径直走到谢奚葶的面前,皮鞋踩在地毯上悄无声
息。他似乎还在努力想着什么,眼睛一直盯着谢奚葶的脸,那双眼睛既沉静,又
焦虑,谢奚葶蒲一接触,便赶紧躲开了他的目光。

  这是个斯文白净的男人,也许在四十岁上下,但显得很年轻,身材挺拔,只
是有些瘦削。不过那双眼睛,却让人不敢逼视。

  「是万总向我推荐了你,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是想,如果毕业后能留在罗德制药公司,是我最好的选择。」

  「哦,为什么?」

  「因为,如果到省城上班,我妈妈就没人照顾了,所以我还是想先留在本市
工作。」谢奚葶把原先的说辞又说了一遍。

  「嗯,倒是一个理由。但你有没有想过,罗德集团的任何一个部门,都不是
谁想来就来的。」

  谢奚葶的脸立刻变红了,是啊,自己就算是实习,还是靠杨局长打的招呼呢,
她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有低头咬着嘴唇,看着男人笔挺的裤缝。

  「不过,万事没有绝对。」男人又说:「既然今天我见了你,我可以这样答
应你,一是你可以留在罗德制药,二是你可以来集团财务部,三是你也可以到董
事会当我的董秘。」

  谢奚葶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现在又多了一个董秘的选择?这是董事长
亲口答应我的吗?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离开罗德公司,这都是你的自由。不过,你应该在认
真考虑后再做决定。」

  「谢谢董事长,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我…我当然非常愿意能留在罗德公司
工作。」

  「叫我叶先生吧。」

  「是,叶先生。」不知怎么搞的,在叶先生面前,她的心总是忍不住跳个不
停,而且不由自主地变得十分顺从。当她鼓起勇气看向叶先生时,却看到男人对
她笑了笑,露出整齐的牙齿。

  这个微笑的男人,竟然还很英俊,而且亲和而又含蓄,谢奚葶似乎被某种东
西击中了,脑子一时有些眩晕。

  「好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去,如果想好了,可以向我报告。
如果有什么其他困难,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从办公室出来后,罗悠递给她一张名片,告诉她,叶先生吩咐过了,如果做
出决定,就向她报告,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这个电话联系。说完,罗悠
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谢奚葶,转身走了。

  直到走出罗德大厦,谢奚葶砰砰跳动的一颗心才慢慢平复下来。她抬头看了
看外面的天空,和身后那幢宏伟高大的建筑,深深吸了口气。公司的小车已经过
来接她了。

  还有10天左右,就要开学了。谢奚葶在罗德制药的实习期马上就要结束了。
只是杨路爸爸的事情,也已经快要双规满三个月了。如果再有个十几天,恐怕到
时候就真的没有退路了。杨路依然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谢奚葶知道他内心
的焦灼。因为有一天,杨路突然对她说,如果他爸爸真有什么事的话,那也是被
冤枉的,希望她不要离开他。

  「怎么会呢,你也别瞎想了,」谢奚葶看着杨路,安慰他说:「我已经决定
了,不准备考研了,因为我现在有很大的可能会留在罗德公司,到时候一毕业我
就工作,我养的起你,你就放心吧。」

  女孩故意这么说,但心里却担忧着这个一直心高气傲的男孩会受不了这个打
击。杨路的母亲似乎也放弃了奔走,最近只是坐在家中发愁。谢奚葶又跟杨路一
起安慰他妈妈,说一定会有办法的,叔叔一定没事的。心里想着现在只要自己愿
意,应该是能留在罗德了,因为是叶先生亲自给她的承诺,她觉得这个男人的话
是可信的。如果真能到集团总部的话,凭着自己的努力,还是会很有发展的,而
这都是杨路爸爸的功劳。所以一定要想办法,谢奚葶暗暗想着,为了杨路的爸爸,
也是为了杨路,女孩想用自己的力量为杨路分忧。

  然而,集团总裁亲自面见谢奚葶的消息却不胫而走,在罗德制药风传起来。
田华这几天倒是对她挺客气的,办公室里小韩和小胡那两个男同事,看她的眼神
却有了不一般的意味。除了仍不时偷瞄着女孩的背影,没事也不再往她跟前凑了。
其他人,居然也不再把手上的杂事扔给她去做,谢奚葶倒是忽然变得清闲了不少。
只有李主管,仍然让谢奚葶把这个月的财务分析做好上报,只是交代她上报前要
先给田华审核。

  好些风言风语自然也会传到谢奚葶的耳朵里,甚至有人臆测说她是傍上了万
总,才得到总裁的亲自接见。因为总裁平时很少见下面的员工,很多罗德公司的
老人甚至连叶先生的面都没有见过,只知道总裁是个正人君子,而且年轻有为,
偌大的罗德集团在他的掌控下,能稳步发展成为全省的明星企业,就足以说明他
的能力了。但却很少有人了解这位总裁的私生活,倒是田华偶尔提过,叶先生虽
然为人低调,但和省里甚至更高层的领导关系都很好,是个能量极大的人物。

  这些话听在谢奚葶的耳朵里,她自然也懒得理会,更不会去辩解什么。但关
于叶先生的事情,女孩倒是十分的关注。她突然在想,杨路爸爸的事情,如果自
己去找叶先生,是不是能帮忙解决呢。这个想法一旦有了,就总是在心里盘桓。
谢奚葶也知道这样去找叶先生,真的是太过于冒失,但如果万一叶先生答应帮忙
了呢,这不是就真的可以把杨路的爸爸救出来了吗,就算叶先生拒绝了自己,无
非也就是原来的结果,但为了杨路,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试一试吧。谢奚葶这样
说服着自己,觉得这是自己唯一能为杨路做的事情了,也许这也是最后的一丝希
望了。杨路啊,为了你,我可是在做我从来没做过的事情了。但这件事要不要告
诉杨路呢,谢奚葶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的为好。因为如果没有成
功的话,告诉了他也没有意义,如果万一成功了呢,那就让杨路认为他父亲的确
是清白无辜的吧,谁叫自己是心甘情愿来帮助这个家伙的呢。

  好吧,那就只有去找叶先生了。谢奚葶找出罗悠交给她的名片,久久的握在
手里,终于下定决心般拿起了电话机。电话通了,那头传来罗悠冷淡的声音:你
好。

  谢奚葶深深吸了口气,说:「你好,我是罗德制药的实习生谢奚葶,我想找
总裁。」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这个短暂的沉默已经让谢奚葶紧张的冒汗了。终于,
罗悠在电话里说,你稍等……现在总裁跟你通话……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叶先生的
声音。

  「您好叶先生,我,…我是谢奚葶,就是上次万总带我到集团见过您的谢…
…」

  「我知道,有什么事请说吧。」

  「叶先生,是这样的,我…我有一件事情想请您帮忙,所以才冒昧的给您打
了这个电话,我……」

  「什么事情,你说吧。」

  「是我同学爸爸的事情,他原来是我们市里的轻工局局长,现在他……」

  「这样吧,这件事你就不要在电话里说了,你可以到我办公室来当面再说。」

  「那…那好吧。」

  放下电话,谢奚葶才发现自己的心简直跳得厉害,但叶先生居然没有拒绝,
而是让她去找他当面说,这就是说还是有希望的,真是太好了。这个事情,如果
叶先生真的答应办的话,说不定就能成功呢。女孩的心里一下充满了希望,抱着
豁出去一试的心理,想着一定要好好求一下总裁,但又有些想不通,这个高高在
上的叶先生为什么对自己还挺好的。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帮杨路吧,既然叶先生
同意她见他,就说明还是很有希望的。

  正想着这些事情,田华却已经走了过来,说集团安排她去一趟总部,没说什
么事,让谢奚葶现在就去,公司已经安排车在楼下等着了。谢奚葶自然知道是叶
先生,走之前,她特意到洗手间去,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一番,才急忙下楼去了。

  叶先生果然没有拒绝帮她这个忙,在谢奚葶把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之后,叶
先生表示自己可以出面找相关的领导过问一下,但他告诉谢奚葶,办这件事情,
肯定是需要一笔费用的,而且这个钱,需要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公司自然是不会
出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谢奚葶已经非常感激了。可回来后,女孩却还是被这个
钱的事情给难住了,又该如何解决呢。

  她知道杨路家其实也一下拿不出这么多的钱,而且这件事自己也没有告诉他。
但如果没有钱的话,那就还是没有希望。可自己也没有钱啊,况且还是那么一大
笔钱!她已经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但就算悄悄把自家的房子卖了,也凑不出这么
大的一个数目啊。因为叶先生告诉她,要办这件事,需要200万元。要知道,
在2000年的时候,200万元对于任何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都无疑是一笔巨
款了,而对于一个还没毕业的女学生来说,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谢奚葶在短短的时间里又去了一次集团的事情,不由又是一阵议论纷纷。更
难听的话就是想不到这个新来的实习生居然是这种人,靠着脸蛋上位,还说是什
么冷美人。还有些人居然又打听到了她是某某领导打了招呼才进罗德实习的,看
来这个小姑娘真是不简单呐……

  不过谢奚葶早已无心理会这些,只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做好这
个月要报给总部的财务分析报告。在核算罗德制药的账面时,突然,谢奚葶想到
了一种可能,但这个大胆的决定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但目前这样的情况下,却
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了。杨路啊,为了你,我可是豁出去啦。女孩暗暗下着
决心,手指握得紧紧的,把自己的嘴唇咬得发疼。

  在总裁的办公室里,谢奚葶拿出新办的两张银行卡,每张卡里都存有100
万元。她交给了叶先生。单纯的谢奚葶想着,但愿这两张小小的银行卡,真的能
帮到杨路吧,因为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

  就在谢奚葶实习期结束的最后一天,杨路突然告诉她,他爸爸回家了。他说
省纪委已经给了调查结论了,说是举报不实,经过严格审查取证,证明他爸是清
白的。

  是叶先生。谢奚葶知道,这次自己竟然把这么大一件事办成了,而且在这么
短的时间内,这个叶先生,果真是神通广大。而心里,却对叶先生既是感激,又
感到害怕。

  杨路自然是不知道的,他跟谢奚葶说,市里的主要领导已经找他爸谈过话了,
轻工局撤并后,他爸还会另有任用。谢奚葶听得出杨路的那种高兴,也就语气轻
松的告诉他,自己的实习也结束了。

  没过一个星期,市轻工局撤销,原局长调任市发改委副主任,代理主任。也
就是说杨路的老爸不但官复原职,而且到了一个更有实权的部门。

  那天,杨路邀请谢奚葶正式到他家吃饭,这次他全家都在,再加上谢奚葶,
四个人热热闹闹地围坐在饭桌旁。杨路的爸爸倒是一位老成干练的人,眉眼间倒
是很和善。他只字未提双规期间的事,只是故作轻松的说临到退休了,还经历了
这么一番波折,感叹人生又多了一场阅历,杨路妈妈就笑着说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了,经过这么一次考验,组织上还能不信任你?谢奚葶就坐在杨路爸爸的对面,
微笑着听他说话。看着这个乖巧漂亮的女孩,杨路的爸爸也是从心里喜欢。可这
位杨副主任又哪里知道,为了他,为了他儿子杨路,对面这个文静漂亮的女孩子
在背后又做出了怎样的牺牲,才换来今天这样的转折。而谢奚葶自己也许不知道,
她最终将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这也是今天所有在场一起吃饭的四个人,都无
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