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iltmes 发表于 2015-05-0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luoiltmes
2015年5月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因为有些新朋友等级较低,无法使用搜索功能,所以为了方便,我还是把章节罗列一遍好了!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2)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3)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4)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5)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6)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7-8)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9-10)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1-12)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3)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4-15)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6)

好了,以上就是其它章节的连接(希望能用吧- -!第一次弄也不知道对不对)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哈呼……」虽然没有进行太剧烈的动作,但我依然大口喘息起来,身上布
满了细密的香汗。还好,现在只是有点清凉,今天的天气非常不错,一天都没有
下过雨,也就没有什么冷风。不然以我现在光溜溜的情况,再加上大病初愈,如
果来一阵冷风,肯定马上又病了。

  后庭里的手指还在缓慢的抽动,又一根手指似乎也准备加入进来,它正在门
口的花蕾边缘游荡着画着圈,随时都有可能进来。快感还是持续不断的涌出,但
是我已经平缓了不少,并没有刚刚那么兴奋了。我获得了一个喘息,休息的时间。
我抱着吴韬的身体,把下巴歇在了他的肩上。这样一来,就让我连支撑头部的力
气也省了,

  「咬……咬我的耳朵……」借着休息的机会,我开始和他搭话,我想要快一
点达到高潮,体会那种无与伦比的快乐,我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敏感点告诉给了
这个坏蛋。

  「为什么?」因为他的嘴就在我的耳边,所以他说的很小声,这样在耳边小
声说话的感觉就仿佛是情侣在调情一般。虽然他不是小航,但是这样在爱爱的时
候,用这种方式说话,还是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非常的享受。

  「那里是……是我的弱点……」我也小声的对他说道,嘴里呼出的热气打在
他的耳朵上,我扒开他的头发,调皮的凑过头去,示范性的轻轻咬了一下,「就
像……就像……这样……」我的动作非常的轻,只是让他感觉了一下,就松开了
嘴。

  「这样么?」吴韬学着我的示范,在我露出的耳廓上咬了咬,然后无师自通
的把舌头探进了绸缎般的黑发中,在耳朵里舔了起来。

  「好痒……」我偏了偏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他虽然不是小航,但同
样带给了我和小航在一起时才有的温馨感觉。

  「舒服吗?」吴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幽谷中的呼唤,让我情不自禁的
点了点头。

  「和舔妳的小脚比起来,哪个更痒?」吴韬在我的耳边轻笑,用空闲的左手
揪了揪我的耳朵,仿佛在报复一开始我揪着他的耳朵教训他的行为。

  「嗯……当……当然是……脚底……」我喘息着,口中还能说着清晰的话语,
后庭传来的快感让我不自觉得加入一些诱人的呻吟。「坏……嗯啊……坏蛋…
…刚……刚刚……差点……差点……嗯……差点就憋……憋……」

  「是么……对不起啊,灵灵姐,刚刚我太冲动了。」吴韬又一次诚恳的向我
道歉。

  我摇摇头,「……没……没有……没有关系……」

  吴韬的手松开我的耳朵,轻轻的拂过我的秀发,在背脊上轻轻抚摸,感受着
我肌肤的滑腻和柔嫩。「灵灵姐,我想摸妳的乳头……」吴韬突然很直白,很大
胆的向我提出申请。

  「……嗯……」我沉吟了一下,向后直起了身体。和他面对面的看着对方,
吴韬知道我所要表达的意思,他的手划过我的肌肤,轻柔的放在我的胸口,直接
用手指拨动着充血的蓓蕾。「唔……」触电的感觉,让我高仰起头,本能的收回
一只手,把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咬着,避免发出太大的声音。

  吴韬并没有用手指捏住我的蓓蕾,没有挤捏,没有揉弄,只是不断的拨弄,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我感到非常的舒服。因为我是坐在吴韬的腿上,
他的坚硬正好顶在我的下体上,即便隔着他的裤子,我也能感觉到它的火热和坚
硬。我知道,这么长时间的憋着,一定非常的不好受,虽然不能让他插入,但是
我也有我的方法缓解下他的难受。

  「如果……如果……嗯……你……你的手……手指……插……插进来的话
……我就……我就……嗯啊……嗯……帮助……帮助你解决下……」我断断续续
的说完话,扭动着腰身,用湿嫩的下体在坚硬的物体上摩擦了几下。

  吴韬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早就憋了好长时间了,可是一直找不到释放的
机会,这么困在裤子里可是很难受的。不过他也不会一下答应我的条件,而是想
要掌握着主动权,毕竟被动的让女生提出来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逊了。「插进去?
可是我已经插进去了啊?」吴韬说着,停顿了一下,手上狠心的用力抽动了几下。

  「啊!!!」现在的我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快感,仰头高吟。

  吴韬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笑道,「还是说,只是这样,灵灵姐觉得还不
够?」

  「……不……不够……」我喘息着,收回手,冲着挥了挥小拳头,竖起两根
手指,色情的说道,「……要……我要……两根……一起……啊!!!」没等我
的话音落下,体内就又多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快速的在我的体内抽动着,制造
出潮水般的快感。

  我的意识都快要模糊了,眼睛不自觉的有点上翻的趋势,舌头从嘴里伸出来,
止不住的唾液从舌头,从下巴,从嘴角,滴落在泛红的肌肤上。这种感觉真是舒
服透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被玩后面也是这样舒服的事情。如果用庸俗的字
眼来表达我现在的感受的话,我只能说「爽翻了」!我不停的叫着,呻吟着,喘
息着,离高潮的到来也越来越近了。

  吴韬看着我色情的样子,他连同之前看见的我的胴体和现在这爽极了的表情
都深深的记在了心底。也许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但是至少这一刻,我是
属于他的。吴韬用抚摸我胸部的手抓住我的腋下,扶着我的身体微微后仰,然后
俯下身,凑过来接近我的胸部。

  「吧嗞……」他把我的凸起含入口中,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又转到另一边,
同样也吸了一口。伴随着我色情的呻吟,他察觉到我的身体开始发颤,环抱着他
的手臂和双腿的力量开始增加。他有一种感觉,似乎只要再给予我一个极大的刺
激,就能重现今天中午那难以忘却的一幕,而现在,嘴边的粉嫩,不正是这样的
东西吗?

  「灵灵姐!」胸部上传来一声轻呼,我只感觉到乳尖上剧痛传来,随即,一
波汹涌而来的高潮如同海啸般把我淹没,「呀啊!!!!坏!坏!坏掉了!!!」
我向后仰起身体,发出了一声高亢,整个人瞬间达到了高潮,高高抬起的下体,
冲着他的身体喷出了大量的液体。我的力气仿佛被人一下就抽光了,重心不稳的
向后倒去,如果不是吴韬手疾眼快用手揽住了我的身体,可能我已经摔了下去。

  吴韬揽着我的身体,亢奋的在我的脸上,身体上,肆意的扫视着。从后庭里
抽出来的手指还沾着一些不知名的液体,那同样是我体内分泌出来另一种液体,
也许是肠液,也许是别的什么。他换用这只刚抽回的手来揽着我,用另外一只在
我的身体上抚摸着,感受着我身体的体温,感受着我的柔软,感受着我高潮的愉
悦。

  随着高潮的结束,我的身体无力的落下,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整个人都
失神的趴在他的怀中,只剩下本能的大口喘息着。吴韬抚摸着我的身体,在我高
潮的余韵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刺激着我的敏感点,让我的下体还在不时的喷出,
或流出一小股的液体。直到现在,吴韬也还不敢相信的欣赏自己的杰作,他竟然
能让他最憧憬的女生高潮了,还是传说中的潮吹,身上潮湿的衣物,和我下身还
源源不断流出的液体,都说明了我刚刚的高潮是多么的快乐,多么的兴奋。

  一缕缕发丝因为汗水,粘黏在我的肌肤上,让我看上去显得有些凌乱。即便
他把我扶正,近距离的和我面对面的对视,失神的目光也不会与他发生什么交集。
高潮后红晕的脸蛋,和泛红的身体,是多么的美妙动人,无论用怎样的颜料,都
无法调和出这种诱人的颜色。松开的手臂无力的搭在他的肩上,可爱的双脚也因
双腿的失力控制而塌拉在地上。我的脑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犹如被高潮的核
爆所产生的冲击波扫平了一般,空荡荡的,毫无反应,只剩下快乐,愉悦,和兴
奋。

  无论吴韬在这时候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法抵抗,也无法拒绝。我失去了思维
的能力,失去了身体的控制,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嘴里在喘息的同事,还轻微的
嘟囔着自己也不懂的语言,伴随着高潮的余韵退去,偶尔如同抽搐一般的扯动下
身体。我的灵魂仿佛遭到了快感的洗礼,飘荡着,飘荡着,感觉全身都轻飘飘的,
就连呼吸,也是轻飘飘的……

  吴韬回过神来,他站起身,把我放在了地上。飞快的解开裤绳,然后把湿透
的裤子脱下丢到一边,露出了早已挺立的男性象征。挺立物体如同强壮的野兽,
在空气中一动一跳的。最前端,才刚刚褪去一点粉皮,露出下面粉色的小头。他
一只手握着他的火热坚挺,跪在我的身边,用他的火热坚挺来触碰我的身体。

  滑腻的液体从他坚挺物体的头部流出,和我身上的汗水混在一起,涂抹在我
的身体上。可能今天给他的刺激太大了,吴韬的眼睛有些发红,心里虽然还想着
要保持轻柔的动作,但是实际上他的力度都加重了。他来我的腿部,分开我的双
腿,用大腿的肌肤和他的火热坚挺所摩擦着,这样他又能感受到快感,又可以看
见我私密淫秽的地方。渐渐地,他的注意力被吸引在了我的蜜穴上,火热的男根
也逐步的一点一点接近腿跟。

  「咕嘟……」吴韬咽下一口唾液,如同入魔一般,把我的双腿抗在了肩上,
把男根贴在了我的蜜穴口,借着我的蜜穴流出的液体来润滑他的物体。

  就在这个时候,高潮的余韵已经完全的退了下去,虽然还是迷迷糊糊,昏昏
沉沉的,但是下体传来的刺激着我的神经,一丝丝理智从不知道哪个地方冒了出!
「……不……不行……这个绝对不允许!」我口中虚弱的脚道,挣扎着从地上坐
了起来,轻轻推了吴韬一下。虽然没用出什么力气来,但是也让吴韬看出了我的
抗拒。

  就是这么一下,仿佛一桶冰水浇到了吴韬的身上,把他淋了个透心凉。他瞬
间清醒了过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对……对不起!」吴韬惊慌的把我
的双腿放下,抽身退来来。「对不起,对不起……」他不顾自己裸着下半身,不
停的向我道歉。

  「没……没关系……」我喘息着,仰头看向吴韬,「应该……说……该说对
不起……的是……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小航,对不起丫头……无论你…
…你……怎么用手……玩弄我……都……都行……但绝对不能插进来……」刚刚
经过高潮,我的脸上满是汗水,但无论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不看,但脸上神情无
比坚定又严肃。体内的欲望终于被理智所战胜了,我还能确保着最后的底线,希
望能够确保最后的尊严。

  其实我也知道,即便现在这么说,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的我,和心底那咆哮着
要让吴韬插进来,好获得更多快感的叫喊,是根本没有可能阻止吴韬的。也许只
要他稍微努力下,稍微大胆一点,我可能就会放弃,而乖乖的在他的身体下面沉
沦,放纵自己体内的魔鬼。

  最终,吴韬遵守了和我的约定,他维护了我最后的尊严,「我……我知道了
……」吴韬看着我半天,失望的低下头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重复了吴韬的话,我和他之间陷入了微妙的沉
默。两个人就这么一个赤裸着全身,坐在地上,一个赤裸着半身,站在那里。

  「谁?谁在那边?」突然,我们过来的道路上传来了一个声音,不仅打破了
周围的寂静,还打破了我和吴韬的沉默。

  短暂的一愣后,我们两个的脸色同时一变,有人来了。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力气,支持着身体爬了起来,第一时间把吴韬的手机给关了,以免手机的光线暴
露我们。然后我和吴韬偷偷趴在围墙上向不远处望去,黑暗中的小道上,有个人
影正打着手电筒,向周围张望着。他停在路中间,不断用手电照着两边的树丛,
似乎是要从里面找出什么人来。

  「喵……」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猫叫在来人的附近响起,让我和吴韬都不寒
而粟。「原来是猫啊?」那个人影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然后把手电筒转
向了我们这边。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话,那就是白痴了。

  「快跑!」我和吴韬同时缩回身体,小声向对方喊道。在发现对方也这么和
自己说的时候,又楞了下。不过我们反应很快,我和他慌乱的跳下几级阶梯,忙
不上穿衣服什么的了。只是匆匆随便捡起地上几件散乱的衣物,就迅速贴着围墙
向另一边跑去,在那边有个一排小平房,不大,有几间一直用来做装体育器材的
仓库。有几间则是空的,而且还不上锁。关键是来到了这边,不论是躲在房间里,
还是翻过仓库这边的围墙,都不会被人看见。而且翻过去后,那边是一片小树林,
有着更多的可以躲藏逃跑的机会。

  「鞋子!鞋子!」向前跑了几步,因为踩到了细小的颗粒物体而感觉脚底钻
心的痛,我这才想起自己没穿鞋子。我小声向吴韬叫道,「我的鞋子忘记了!」
此时,回过头,已经可以看到不时有几缕光束在围墙上闪了一下,来人随时有可
能出现在我们面前。

  「不要了!」吴韬冲我说了一声,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还回去拿鞋子?万一真
要这个样子被抓到,那可不是说笑的。向后看去,地上似乎还散乱的丢着什么,
但管不了那些了。就连脚底的疼痛也顾不上,我们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那片小平
房的方向跑去。

  「哎呀!眼镜忘记了……」跑了一半,吴韬突然小声叫了起来,但随即又咬
咬牙,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算了,不管了!」我们两人的速度很快,一个全
身赤裸,另一个也是半裸着身体,他刚刚虽然脱了裤子,但因为校裤裤腿比较大
的关系,再加上性急,所以他并没有脱鞋子,关键时候就体现出了好处。他的速
度比我的要快许多,我因为脚痛的原因,所以虽然觉得自己已经尽力在跑了,可
是还是不能的慢了许多。发现我比他落后了一些,他迅速的停下来,返回身,来
到我的身边用一只手抱着衣服,另一只手扶着我的手臂,扶着我让我连蹦带跳的
往前跑,在他的扶衬下,我不得不加快速度,避免自己摔倒,虽然脚底更疼了,
但无疑速度快了许多。

  来到小房子门口,我们发现几个房间的门都没有上锁,顾不上嘲笑那些锁门
的家伙太大意,也顾不上里面到底会有什么,只是暗自高兴能够有个躲藏的地方。
我们随便拉开一道门就闪了进去,几乎就在我们刚进去,合上门的时候。一个人
进入了球场,手电筒四下的照射着周围。我和吴韬惊恐的躲在小房子里,从小房
子那小小的窗户上,可以看到手电光在上面掠过窗户上掠过。我们小心翼翼的走
过去趴在小小的窗户上,只敢露着小半个脑袋,向外看去,一个人影就那么站在
场边,用手中的手电找遍了球场的每一个地方。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我和吴韬都在祈祷着,此
时的我和他竟然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要第一时间穿衣服,而是先藏在这里偷看情况。

  「咦?」那个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把手电筒向上提起反握着,掉头照着脚边。

  「该不会被他发现了吧?」我和吴韬都非常的担心,那里还留着一些东西什
么的,而且刚刚在那里H的时候,我可是留下了不少液体,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我的脸有点滚烫,又有些紧张和担心,不断的祈祷着那人不会发现那些东西。

  「这是……」我看着那人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隔着老远,很难
看清他究竟捡到了什么,更别说看清那人的表情了,但想必会相当精彩吧。

  「应该是我的眼镜和灵灵姐的鞋子吧?」吴韬有些担忧的说,然后又自己安
慰自己,「不过一个眼镜和一双鞋子应该不会有什么……」这时我才忽然发现,
他即便不带眼镜,竟然也可以看清那么远的地方?

  见到那人没有过来的意思,我们也稍稍安了点心,可以说说话来放松下紧张
的感觉,「你不是没带眼镜么?这样也看得见?」我小嘴微张,有点惊讶的看着
吴韬。

  「嗯,其实我并不是近视。」吴韬点点头,抬手指着自己的左眼,「因为小
时候被打,受过伤,所以两只眼睛的视力不同,左眼低一些,右眼是正常的,但
为了避免右眼视力下降,所以医生建议我佩戴眼镜比较好。那眼镜,左边有度数,
右边是平光镜,所以我即便不戴,也没什么问题的。」

  「这样啊……」我仔细的盯着他看了看,似乎不戴眼镜的话,这个样子的吴
韬似乎还有点小顺眼的样子,只是有一点点,但是比戴着眼镜,要有型一点,难
道是因为和小航一样发型的关系么。

  我们重新转头望去,那人还在那里看着手中的东西似乎在思索什么。「有没
有发现什么人?」这时,远远的又传来一个声音。我和吴韬惊呆了,竟然还有其
他人!这是来拉网捕鱼的么?我知道有时候的晚自习,学校会安排教师在学校里
巡查,用以寻找并发现安全隐患,保障学生安全,同时也能试试看会不会逮到一
两个像吴韬这样翘课的。这种行为在以前就一直被我们称之为拉网捕鱼,这种拉
网捕鱼可是在整个学校里都展开大面积的所查,虽然几率不大,但有可能会搜查
我们这个小仓库的。

  想到要是被人撞见我的情况,我的冷汗就不停的冒了出来。我们该不会这么
惨,就碰上今天晚上有拉网捕鱼行动吧?在我印象里,那些翘课的都是为了去吸
烟或者不想上晚自习的,可是那些人要么在厕所,要么在外面的网吧,要么在宿
舍。谁会大晚上的跑来这种地方啊?(忘记身边就有一个……),不过他们应该
不会过来搜这里吧?

  「人是没有,只有点东西……」那人转过身,冲着外面大声喊着。不知道为
什么,他的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脑子里却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听过,
没有任何的印象。

  「发现什么了?」很快又一个人跑了过来,似乎对此非常感兴趣。

  「一副眼镜,可能是谁忘记的;一双鞋子,还有……嗯,没有了……」第一
个人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只起了个头,就停住了。

  「眼镜?鞋子?这还是女生的鞋子?运动鞋?」后面来的人从第一个人的手
中拿过一只鞋子,用手电筒照着研究了起来。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个人借着
手电的光,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白色的鞋子。「唉,里面有个字,灵唉?这是不
是鞋子主人的名字?如果查一下的话,应该知道是谁的把。」

  「别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关系而忘记了吧。」第一
个人满不在乎的说着,手电筒在场地内照了一圈后,似乎发现了什么,然后有意
无意的向仓库这边的方向照来。

  「哦,也是。不就是双女生的鞋子么,搞不好是一个丑女的,那可真是恶心
了。」两人的声音很大,又因为这边比较安静,所以即便隔得有些远,我们也能
听见他们的对话。听见后来那人的话,我不由得一阵气愤,竟然说我是丑女?不
要让我知道你是哪个该死的家伙,不然,等着我好好修理你。

  「如果我没猜错,你要倒大霉了。」第一个人若有所思的看自己的同事一眼,
赶紧站开了几步,很是幸灾乐祸的说道,「如果你不道歉的话,虽然道歉也没用。」

  「什么和什么啊?」他的同事奇怪的叫了起来,表示对自己的同伴所说的话
很不解。

  「没什么,就当我没说。你先回去吧,眼镜交校门口,失物招领。鞋子的话
……」我总感觉那第一个到来的人在发现了什么东西后,就一直注意着这边,虽
然他的电筒还在是一直在整个球场来回照着,但是似乎照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停
留的时间更长一点。「鞋子的话,还是给我吧。」

  「……」第一个人从同事手中拿回了鞋子,用两根手指一根勾着一只提在手
上。而他的同事立刻离开他站远了一些,「你……你……你……该不会是想要用
这双鞋子做什么……你该不会是变态吧……」

  「口胡!」第一个人拿着手电的手一个爆粟就打在同事头上,他的同事不顾
头上的疼痛,拿着眼镜转身就跑了,一边跑一边还回头高兴的喊道,「我马上就
去造谣,说我们的叶大帅哥竟然是个大变态!」

  姓叶的教师马上就追了过去,两人好朋友玩闹一般的追逐了一会。等后来的
教师被他赶离球场后,姓叶的教师才悠悠的转了回来。

  「……叶大帅哥……」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个熟悉的声音的在我
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再加上对方的姓……该不会……应该不会吧,世界上绝对
没有那么巧的事情!

  赶走了自己的同事,姓叶的家伙回来在球场边又站了一会,然后突然说出了
一句令我目瞪口呆的话语,「某只小狮子,以后做这种事情,自己小心点,不要
被捕获了,不然,哭都来不及。」男子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了我的耳中。
是他!就是那个家伙!!那个笨蛋家伙,那个该死的家伙!!他竟然回来了!竟
然回来这里当老师了!!!从对方的话语中,我就知道了那个人就是我心里猜测
到的那个可恶的家伙!他和我简直是孽缘!是天敌!!虽然我不知道对方是怎么
知道我在附近的,而且发现我做了那种事情,但是我知道他肯定知道是我,不然
不会那么说的,因为小狮子这个称呼就是他给我起的。

  「我就不去和妳玩捉迷藏的游戏了,有机会我们会再见的,不过作为对我帮
妳掩饰的报答,妳的小内裤,又是我的!而妳的鞋子,就放在这里了。」男子说
完以后,把鞋子放下,然后打着电筒转身走了。

  「啊!!!!我的内裤!!!!」仓库的小房间里响起了我羞愤的尖叫。如
果不是吴韬强拉着我,我肯定就这么冲出去找那个坏蛋拼命了!竟然敢这样调戏
我!他这是在自寻死路!

  闹腾了一会,姓叶的家伙也离开了,我和吴韬两个才彻底安静了下来。想着
刚刚的一切,两个人面对着面,「哈哈」的大笑起来,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人
非常开心。直到这时,我们才有心情打量我们所在的这个小房间,这里是放体育
器材的仓库之一,堆放着一些软垫和其他的器材。有一些软垫,和几个跨栏,还
有几根细细的竹竿。虽然东西不多,但光摞起的软垫就摆放了大半个房间,不过
刚好有一床因为摞不下,所以单独放在地上,而我和吴韬就在那个单独的软垫坐
了下来。

  坐下后,我又想起自己和某个混蛋的过去,不由得又低声咒骂着他。吴韬看
着我在那里咬牙切齿不断诅咒着某个不良的家伙,虽然看上去我非常生气不爽,
但是语句中却带着一丝丝喜悦。他好奇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灵灵姐,妳认识
那个姓叶的老师?」他当然不可能认为对方是学生,听声音就听得出那不是一个
未成年人的声音,既然不是学生,在学校里又会来巡逻拉网的就只有一种人——
教师。

  「不许和我提他,那个该死的家伙,每次碰到他都没好事。」我的手杵着下
巴,愤愤不平的说,说完还故意,「哼」了一声。不过虽然是这样,但是吴韬还
是看到了我微微翘起的嘴角。

  「……」看着我的样子,吴韬没有接话,但他已经打定主意,之后要找个时
间,找个机会去调查下那个姓叶的老师是谁,虽然以后不可能再和我有什么,但
是他还是想要了解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吴韬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们两个人躲到这里
已经好一会了,而且那些来拉网的老师也都走了大半天了,可是我们两个竟然还
就这么呆着,关键是两人还没有穿衣服!借着窗外的月光,虽然不是很清晰,但
是吴韬还是能够看见我赤裸的胴体。晶莹泛粉的肌肤,两腿间未干的液体,他不
由得联想到刚才的一幕幕,然后不可避免的起了反应。但是他为了怕我嘲笑他,
他立刻就抱着衣服遮在了两腿间。

  吴韬的动作比较大,当然就不出意外的引起了我的注意,看见他的行为,我
也想起了自己的状态,自己还是躶体呢!「呀啊!」我惊叫一声,抱起了自己的
衣服胡乱的遮在身上,羞耻的遮住身体,脸上一阵滚烫。这时,看见吴韬害羞低
着头还不时偷看我的样子,我猜想他肯定是想到了刚刚的事情,回想起刚刚发生
的一切,我羞愤难当。看见他不时的向我投来炙热的视线,我羞愤的的瞪了他一
眼,「色狼……」红着脸,娇嗔着向吴韬踢了一脚。

  「……」吴韬马上又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地面。看着这个还才是中学
生的小男生,想着小航和丫头告诉我的关于他的事情,真想不到刚刚那个无所畏
惧,大胆玩弄我的家伙真的会是这个人么?难道他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以前都是
他假装给别人看的?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也不用表现成这样懦懦的样子吧?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呢?我看着他的侧脸呆呆的想着,想着想着,不由得又想
到他对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每一次对我的挑逗,对我的调戏,对我的欺负,最
后竟然还让我做了那么多丢脸羞人的事情,说了那么多羞人的话,而且还……还
……还让我出来了那么多……

  我的脸越来越烫,越来越红,虽然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吴韬根本看不清楚我
的样子,但是我也羞得无地自容。

  「呐……灵……灵灵姐……」在我发呆害羞的时候,吴韬小声叫唤了我一声。

  「什……什么?」我惊了一下,羞涩让我别过头没敢看他。

  「之前说的,还有……还有2个指令……」吴韬的话还没说完,我猛然转过
头来,羞愤的看着他,难道……难道……他他……他……还想继续?

  「……」吴韬看见我激动的样子,被吓的缩了缩,但是一直都没有出来过的
身体里早憋了大量的欲火,挺涨的下身令他非常不舒服。看到我这种又羞又色的
样子,想着刚刚感受过的我的温暖,和我那色色的表现……他重新燃起了勇气,
他咬咬牙,鼓起勇气说,「灵灵姐,妳还欠我2个指令……」虽然还很害怕,但
是口吻中稍稍透出了一点不容我反对的命令。

  经过刚刚被人吓了一会,体内的情欲虽然已经退去了许多,但是经过吴韬这
么一说,我的玩心和欲念又被勾了起来。本来刚刚就没有完全的释放出来的情欲
之火,又如同落入木柴堆里的火炭,很快就再度复燃,并且熊熊的燃烧起来。

  对吴韬那带着命令的说话,我很有兴趣,下意识的把他当做了小航对我平时
玩乐时的指令,不加思索的就张嘴说道:「那你说呀,要让我做什么,只要不是
插入或者做什么危险,恶心的事情,我都答应。」鬼使神差的一句话刚从我的嘴
里迸出来,我就后悔了。笨蛋啊,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那就肯定结束了啊!我
和他就结束了啊!!!可是如果真就那么结束的话,好像……又有点不舍呢…
…果然还是玩一下好了……

  听到我答应,吴韬的脸上又恢复了开心的笑容,「那……那好……第二个指
令……就是……就是……」可是,吴韬想着自己将要提出来的事情,又深恐我不
会答应,就马上又退缩了,胆小怕事的说了一半就不敢继续了。

  「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呀……」看着他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
连我都替他急了。这还要不要玩的呀?本姑娘衣服都脱了,你给我玩这样?

  「就是……就是……」在我的催促下,吴韬鼓起勇气站了起来,把遮着下身
的衣物拿开来,把坚硬的火热挺到了我的面前,「如果可以的话……灵灵姐…
…可以……可以帮我弄出来么……」也许是吴韬太过于激动和紧张了,他的火热
直接就顶在了我的嘴上,我直接呆住了……

  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我迅速的和吴韬的火热物体拉开了距离,一只手推着他
的小腹,一只手擦着自己的嘴唇,「做……做……做什么呀你!」我羞愤的看着
吴韬,竟然被那个东西碰到我的嘴了,真是太恶心了!我如同看见一只苍蝇一样
远离吴韬的物体,「你太过分了吧!」我厌恶的用手背使劲擦着嘴。

  「……对……对不起!」吴韬也发现了自己的失误,顾不上去回味刚刚柔软
的触感,马上低头道歉,满脸的歉意表情,再加上那一副无辜委屈的表情,怎么
觉的他才是受害者一样?明明受害者是我好不……

  「呸……呸……」不停的擦着嘴唇,又冲着旁边吐了几口唾液,但还是认为
好脏,似乎怎么擦都擦不掉。其实我知道那个东西没有进到嘴里,但是我却觉得
嘴唇上说不出的厌恶。虽然和小航做过了那么多次,刚刚也被那个坚挺的东西碰
触过身体,但是想到那个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嘴唇,我还是下意识的觉得好脏,好
污秽。

  「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我看着他的样子,心底有些微微不爽呢。我都有
点后悔答应他了,不过既然答应了,我又不能反悔,真是讨厌死了!所以我决定,
我要好好的报复他,从他身上把我今天受到的一切羞辱都报复回去!在心底打定
了主意,我就得付出行动,首先,要先给几个糖,然后再来蹂躏他,那样会让我
觉得自己更有报复的快乐!

  没有再去看吴韬的样子,我丢掉遮着身体的衣服,把自己的最美丽全部展现
在他眼中,试着抬起手,用手指碰触他的坚挺,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用手触摸到这
种火热的东西。以前已经和小航有过那么多次的肌肤之亲,可是真正还没这样大
胆的去碰触过这种东西呢。而且更主要的,我是第一次这样真正面对着它,以往
和小航爱爱的时候,要么就是直接闭着眼睛任由他肆意妄为,要么就是瞟过一眼
也就过了,可是真正这样看着这个东西,我还是第一次。

  好奇心会不会真的害死一只猫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对这个东西可是真的非
常好奇,到底会是怎样的东西,才能带给女孩子那样的快乐。我打开手中一直捏
着的吴韬的手机,白色的光芒从手机上发出,虽然无法照亮整个屋子,但却已经
能够让我很清晰的看见眼前的物体。

  它并不是一个规则的圆柱体,大概有两根手指并在一起的粗细,可能还要稍
稍更粗一点,但我没办法比量,也没有时间继续去量。长度要比中指都还长一些,
大概有有十多公分左右,我不知道这样的大小在男孩子中间算得上是怎样的,但
是在我的眼里,它没有小航的那么来的惊人。

  现在的这个东西的确有点令我感兴趣了,他的两腿之间底部垂着肉红色的肉
袋,小航告诉过我那里是男人最宝贵也是最脆弱的要害,只要用力一踢,再厉害
的坏人也能轻松放倒。肉袋的上面,长长坚硬的火热物体正微微跳动着。它顶端
并不像小航那样已经完全露出了里面的圆头,此时它还有大半被粉嫩的肉皮所包
裹着,只微微露出了一点点深色的小口。

  「灵灵姐……别看……」吴韬看见我在观赏着他的东西,很是不好意思的开
口,这小子,现在知道害羞了?刚刚怎么不说?

  玩心大起的我,一手直接用力的抓住了那个火热的物体。「啊……」吴韬发
出了一声舒服的长叹,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嘛?我的脸上坏坏一笑,手上一用力
……

  「轻点……轻点……灵灵姐……要断了,要断掉了啊!」吴韬痛苦的叫了起
来,哼哼,果然和小航说的一样,这里虽然是男生最宝贵的东西,也是男生最脆
弱的地方,我已经把一个男生最主要的象征给握在了手中,如果他不听话的话
……哼哼……

  PS:最近又遇到瓶颈断文了……感觉心情特别的无法平静下来。写文写一
句话就心烦意乱了……难道好朋友又要来了么……似乎才过去没多久啊……不过
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15年5月5日。唉,还是努力努力,趁着今天有兴趣,
写点下一章的内容吧。

  最后,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天气好热……所以如果有朋友回复,
那么我有时间再弄就好了……

[ 本帖最后由 hxsoft 于 2015-5-5 18:2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