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8-18
作者:万格
字数:70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分钟前。

  李凡两手托抱着夏水寒,女孩紧致的臀部贴触着手心,指尖还不时压在臀缝
之间,薄薄的褶裙压根阻挡不住贴触的触感,少女身体散发出的体香刺激着男儿,
怀中温玉作祟。

  使得那胯下怒龙本能的高挺着,随着走动,女孩的雪腻臀瓣不住下移,有几
次显显的碰触到那挺翘的酥臀。

  夏水寒羞涩的闭着眸儿,胸前的双丸紧紧的贴触着男儿坚硬的胸膛,男人般
的气息熏得她微微发晕,臀下那物儿不时顶着小屁股,臀尖传来的酥痒,让她心
里发慌。

  虽说知道这是男儿正常的生理现象,可还是羞得她心中砰砰直跳。

  私处麻痒袭来,竟是漏了几滴蜜来,滑过白丝亵裤,熏湿了乌毛顺着臀沟滑
了下来。

  「呜呜,身子好奇怪。」夏水寒心中惊道。

  数秒后。

  「凡大哥,你能停下了吗?寒儿看你好难受啊。」夏水寒羞道。

  「嗯。」李凡闻言,抱着女孩放到了树角一旁。

  此时,竟然女孩发现了他胯下的秘密,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也是厚着脸
皮,反正女孩不害羞,他也就不那么别扭了。

  李凡默默的站在一边,闭起双眼,掐着手心,大深呼吸几口凉气,直到胯下
之物耷拉下来,这才走到女孩身边。

  「好了。」夏水寒羞涩道。

  「嗯。」

  李凡再次抱起女孩,数秒后,男儿心中咒骂道:「该死,又不争气了,这下
子又要丢人了。」

  夏水寒羞红着脸儿,裸露的白璧肌质整体爬起红晕,熏得她两颊发晕,媚眼
如丝,已是动情的迹象,只是女孩自己还没发现。

  「这次好像比先前更要厉害了呢。」感受着狰狞的怒龙滑过臀线,夏水寒心
中晕乎乎道。

  再次,两分钟后。

  「讨厌啦,放人家下来,你要是不好好管好你的那个,人家就不让你抱。」
夏水寒嘟起嘴儿,连女孩自己都未发觉她已是在撒着娇了。

  李凡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心尖荡着,女孩俏皮可爱的模样印在脑海之中,
没了高傲,没了冰冷,更没有了那种高不可攀。

  「她在撒娇吗?她的话语好亲昵。」李凡心道。

  这次被放下来的女孩,怔怔的看着男儿,脑中不知想的什么。

  一分钟。

  夏水寒继续被抱在怀中,半眯起的眸儿缓缓睁开,看着汗水夹背,满脸涨红
的男儿,心中欢喜之余,内心不由得起了捉弄之心。

  习惯之后,动作变得大胆起来,她丝毫未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一丝的排斥与男
儿身体接触。

  夏水寒轻柔的紧了紧怀抱在男儿脖颈上的双臂,女孩的动作让他心中一愣,
没有多想,继续走着。

  走了没几步,不知是不是错觉,李凡感到女孩胸前的双丸紧紧的贴触着他,
那饱满的弹性被压成数般莫名的形状,刺激着他,更要命的是他感到了女孩峰顶
的稚嫩浮凸。

  夏水寒的乳房比寻常女孩的乳儿发育的更好,浑圆的胸脯无比弹滑,充满着
娇人的紧致于弹性,像是盛满奶浆酥酪的水球,饱挺绵软,两种感觉,此时隔着
衣物摸着男儿,直让他差点忍不住在上面抓捏起来。

  隔着肚兜,他能清晰的辨别女孩乳蒂此时的大小,和那翘起所带来的触感。

  胯下更是胀痛,每走一步便受到一丝疼痛,此时软玉在怀可不能动,倒真是
让李凡心中叫苦叫痛。

  那似有似无的怒龙在臀瓣间擦磨着,磨得她浑身酥麻,下体蜜液直流,引导
着她心中情欲泛起。

  胀痛使得他胳膊上的力气都小了很多,手下一松,女孩紧致的臀肌下沉,怒
龙正好撞击在了臀缝间。

  这一下撞得女孩口中娇吟出声,在林子里传的越来越远。

  夏水寒从男儿身上挣脱出来,在一边生着闷气。

  李凡丝毫没有办法。

  走到一旁,背过女孩,努力的沉下心神,可是此时的怒龙积压了一晚的欲望,
早已是不可收拾,狰狞的勃挺着,丝毫未有耷拉的情况。

  夏水寒看着男儿,那星眸泛着水波,浓睫微眨,走到了男儿身旁。

  「寒儿你这是。」李凡惊道。

  「凡大哥,你很难受吗?」夏水寒此时心中有些后悔,不该戏弄男儿,眯着
星眸,温声道。

  「嗯,胀的厉害。」李凡硬着脸皮道。

  「那要怎样它才能停下来。」夏水寒想了会儿,羞涩道。

  李凡看着雪颊晕红的女孩,心中发起涟漪,蛊惑道:「那个,平常还好,可
是这一晚和你接触,那个,寒儿的身体太过诱人了,现在这个样子,很难停下来。」

  男儿的意思很明白了。

  夏水寒红着脸儿,娇媚道:「凡大哥,那告诉寒儿,怎样才能让它停下。」

  女孩的神色非常的娇媚,娇媚到男儿一忍不住,便会将她连人带骨吞了。

  「寒儿,你别多想,我在静静。」李凡沉下心神,只怕冲动做出什么惊人的
事儿。

  男儿的脸色红的可怕,胯下物儿撑起的裤布,高高凸起,夏水寒心尖儿揉乱
许久,做出了决定。

  只见她上前推到男儿,爬到了他的身上。

  「公主。」李凡艰涩道。

  「不是叫你不要叫人家公主吗?只要放出来就没事了吧。」夏水寒忍着羞涩,
娇嗔道。

  「嗯。」

  李凡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女孩,虽然脑海中曾经幻想过,可是时刻女孩真的
坐在身上,他心里又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女孩的雪靥因羞涩而显得一片驼红,水汪汪的星眸眨巴着望着他,红唇轻颤,
那眼角睨过胯下时,似乎是妩媚的看了自己一眼。

  雪腻的藕臂探出,只见一只白净的手儿轻轻下滑,那纤长的一根指儿贴到了
高高凸起的裤缝上,指尖害羞的在那儿点了一点,棒儿在裤裆内东倒西歪,最后
停了下来。

  「凡大哥,你的那儿是不是很大啊。」夏水寒惊讶道。

  「那个,我也不知道,你放出来不就能看到了吗。」李凡吞吞吐吐道。

  话一出口便觉淫靡,连忙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女孩的水亮的双眸。

  夏水寒小脸一红,白了男儿一眼,低下脸儿再不说话了。

  女孩手上没了动作,却是急在男儿心里。

  李凡以为说错了话儿惹到女孩生气,连忙道:「寒儿,对不起,我不是那个
意思。」

  夏水寒展颜一笑,温柔道:「凡大哥,是人家太紧张了。」

  李凡可以感到那拂在裤缝上的指儿微微打颤着,指儿若有若无的贴触,却不
越过雷池一步,女孩的矜持,羞涩却是月下带给他的最好礼物。

  「寒儿,你这样是做不来的,在这么下去,天都亮了。」李凡苦笑道。

  「好吵啊你,我知道了啦。」夏水寒嘟囔道。

  五根柔软的好似无骨的指儿隔着裤布打着转儿,数秒后,女孩深吸口气,指
尖在裤上的系带轻轻一拉,那狰狞的怒龙瞬间弹蹦了出来。

  那红紫色的怒龙,竟有儿臂之粗,筋肉暴起的紫色怒龟胀的向上翘起,错乱
扎结的血脉清晰可见,龟头缝隙间如鱼嘴儿般不住开合滑落着细稠粘液,喷散着
男儿炙热的气息。

  「好大,男儿的都这么大吗?」夏水寒心中惊奇道。

  李凡看着小脸惊讶的女孩,那有些惧怕且又带着羞涩的俏脸让他百看不厌,
兴奋下那硕物竟又是胀大了一圈,弯弯向上翘起,得意的冲着女孩。

  夏水寒怔怔的杵了好久,似是看到男儿看她,这才反应过来,耳根一红,羞
嗔了男儿一眼。

  那纤柔的指儿调皮的在那怒龙上弹了一弹,直到女孩反应过来,那棒儿便是
七倒八歪的跳弹着,十分具有活力。

  看到男儿吃痛,女孩娇腻道:「那个,人家没忍住啦。」

  女孩的调皮,那可爱的容颜让男儿看着入迷,竟是怔在那儿,女孩似是也发
觉到李凡的异常,心尖儿莫名的一喜。

  夏水寒忍住羞涩,好奇心并起下,指尖在那儿点了几下,看着棒儿微微弹动
着。

  「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女孩心道。

  五根指儿缓缓并拢,轻柔的握住棒身,上下撸动了起来。

  女孩的小手软绵绵的,兰指轻旋,食指拇指成个环状勒住沟冠,尾指上翘,
那黏腻的汁液使得指儿更加滑顺,轻柔的上下磨着。

  「是这样吗?寒儿不懂,可是看宫里的册子都是这么教的。」夏水寒抬着脸
颊望着男儿,那水汪汪的眸儿泛着浓浓情意,不免让男儿产生错觉。

  「嗯,你做的很好,再快一些。」李凡道。

  「是这样吗?」女孩歪着小脑袋,在那怒龙上拨弄几下,看着棒身弹跳,竟
是觉得几分可爱,不仅在心里暗骂自己淫荡。

  「好丑,女人早晚都会接触它吗?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夏水寒觉得似
乎这么说会心里好受些。

  李凡心中苦笑。

  女孩的手儿纤细的好似没有了骨头,那捋动的指尖软绵的可怕,轻柔的动作
让他欲火焚身,奈何女孩依然不慢不快的磨着,动作温柔的令人发指。

  「寒儿,再快一些。」李凡急道。

  「讨厌,你急什么麻。」夏水寒委屈道,她觉得自己放下公主架子尽心的服
侍着一个男人,这已经很难得了,而这个男人还嫌弃她。

  其实女孩是理解错了,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妩媚,更是理解不了
男儿憋了一晚上的情欲宣泄不了的痛苦。

  「寒儿,我好难受啊,你的动作太温柔了。」李凡忍着性子苦劝道。

  「温柔些,不好吗?」夏水寒喃喃道。

  「也不是不好,只是。」接下来的话语李凡没有说出。

  夏水寒堵着气儿,动作不仅没快,反而更加的慢了,那指尖儿熏着粘液在紫
龟头上轻轻滑动着,尾指压着精管近乎没有贴触的摩擦着。

  胯下的怒龙又胀大了几分,看到男儿神情真的十分痛苦,那涨红的脸儿让她
心中几分不忍,手上的动作快了起来。

  「就是这样,寒儿你做的很好。」李凡道。

  夏水寒闻言没有说话,可心里却是轻松了些儿,手指的力度均匀,动作却是
更加卖力起来。

  三分钟后,女孩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麻了,急道:「凡大哥,怎么还不见那
东西出来。」

  李凡难得脸上一红,吞吞吐吐道:「可能是诱惑不够吧。」

  夏水寒小脸燥红,从耳根后蔓上粉颊,裸露出的雪腻肌肤似是染了一层粉红
的肌色,好看极了。

  「你,你,你是说我不够女人味。」夏水寒气的娇躯一颤。

  「寒儿,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那个,可能要更加的刺激,那个。」
李凡有些语伦无次起来。

  夏水寒气呼呼的,那急速起伏的双丸包裹肚兜下,随着俯身布料下锥形的乳
球雪肉堆起一道儿深沟正随着女孩呼吸一松一窄,抹胸下的两颗小点樱桃清晰可
见,只看的李凡垂涎三尺,几欲在那儿揉上一揉。

  她正好对上男儿的眼神,看到那贼兮兮的眼睛盯着的方向,嘤咛一声,捂住
了胸口,生气道:「你看到了。」

  李凡哪敢承认,忙道:「没有,夜色这么黑,我哪能看清楚。」

  「哼。」夏水寒道。

  「那个,寒儿我能揉一揉吗?」李凡小声道。

  夏水寒闻言,俏脸一红,寒道:「不能,凡大哥你可别得意忘形了,人家是
看你难受才忍着性子帮你的,你可不要多想。」

  十分武断的语气,打下了李凡心里多余的欲念。

  李凡闻言,很失望,不过想想也是,眼前的女孩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因为
这件事儿喜欢上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他心里为自己的龌龊感到羞耻。

  夏水寒看到他没有说话,心中认为是他太受打击了,可是想到自己的身子给
他碰,她心里一时半会儿真的没有注意,更没有想好献出自己的身子。

  气氛再次变得尴尬,就连女孩都觉的手中的棒儿小了许些,叹了口气,凑过
头去,探出舌儿在那紫龟上轻轻一触。

  那柔软如鱼儿贴触的感觉,让他浑身激灵,感到不可置信,惊讶的望着女孩。

  「寒儿。」李凡道。

  「你不是说人家不够诱惑吗?刚才呢,感觉咋样。」夏水寒扭捏道。

  「十分美妙。」李凡赞道。

  夏水寒闻言,内心一柔,舌儿围绕着紫龟轻柔的探触着,小心翼翼的细品着,
巨龙的狰狞与女孩害羞的神态,混合成一幅美妙的画卷,在月色下散发着丝丝淫
绯的气息。

  那柔软的小舌儿,如猫舌般细小,似鱼嘴儿般湿腻,又像是小蛇在滑动,湿
黏温润的触感,女孩只敢伸出舌儿在那棒儿触点着,至于将物儿整个吞进去,那
是连想象都觉得燥的慌。

  双手轻轻的拂动着,那粉色的舌儿先是轻触抵着马眼,时触时离,习惯后,
舌尖打着转儿在沟冠间滑动,细稠的粘液有些咸,舌尖滑过时一一黏在了上面,
舌儿从温顺变得狂暴,越来越快。

  夏水寒忍着羞涩品弄着,看着还不见消停的棒儿,内心变得急躁起来,最惹
人的是身子变得奇怪起来,热热的,就连那从不敢碰触的私处也是变得湿润起来。

  她能清楚的感到,羞处流出的蜜液打湿了纤细的茸毛,使得湿茸扒在两边,
黏腻的不适感,还有贴触在包裹着蜜处的白丝亵裤正在逐渐便湿,蜜液缓缓浸湿
了湿巾,顺着臀瓣流了下来,使得她心中发慌,这是个不好的迹象。

  李凡不知道,女孩为什么突然似变了个人,虽然那眼角还带着羞涩,可是却
又很是妖艳,那小舌儿越来越是厉害,胯下的怒龙似是有什么要喷了出来。

  那惹人的棒头有些咸,舌儿触在上面将那细稠之物品的干干净净,夏水寒来
回探吐着小舌儿,突地间她感到手心的物儿似是胀大了一圈,还未反映过来,只
见那抵着紫龟的舌尖下浓白的粘液喷射了出来,瞬时溅在了她的脸上。

  「好讨厌。」夏水寒的声音似是带着一丝哭腔。

  看着耷拉下的物儿,女孩红着脸儿继道:「还不快走。」

  李凡看着那巴掌大的小脸儿,那雪腻的面颊挂着的浓白之物衬在脸上,说不
出的妖艳,似是回神间看到那粉润的舌尖在唇角舔了一舔。

  「是错觉吗?」李凡心道。

  女孩站起身子走到一边,似乎是体力还未恢复,那娇躯微微颤颤的,男儿看
了一眼,不再多想,提起了裤子。

  「还不抱着人家,磨蹭了好一会儿,天都快要亮了。」夏水寒催道。语气里
听出来喜怒。

  李凡缓缓抱起了女孩,没有抗拒,一切都很顺利。

  欲火消退后那狰狞的棒儿一路上倒也没惹出什么乱子,只是女孩似乎在他的
怀中睡着了,半晌都没有动静。

  看着怀中美丽的睡颜,倒也不是一种享受。

  仔细看去女孩生着巴掌大的鹅蛋小脸,精致的五官像是尽心雕琢一般,肌肤
白腻的像是刚挤出的羊脂奶子。

  此时那水汪汪星眸紧闭着,长长的浓睫微微颤着,鼻翼随着呼吸缓缓扇动,
两瓣樱桃般大小的红唇微抿着,随着呼吸的进出,唇缝间黏着似明亮的白液。

  李凡一想到刚刚是这张小嘴为他服务,不,应该是胯下的小弟弟才对,想到
这里不觉得羡慕起来。

  「不知这柔嫩的嘴儿亲吻起来会是什么感觉。」李凡心道。

  「等等,她睡着了。」李凡继道。

  那一双眼睛顺着女孩粉腻的脖颈一路下探,最终落到了胸前那鼓起的坚挺双
峰。

  那藕黄色的兜肚甚是窄小,更显得她身形窈窕修长,那围着雪腻硕乳的白丝
抹胸在女孩的呼吸起伏间不时能够品的一角,胸脯汗珠滑落,半缘乳肉尽数落在
了男儿眼里。

  两对雪肉间的一道深沟儿随着夏水寒的呼吸变得一松一窄,只看得李凡呼吸
急速,心跳加速,先前就想在那两团乳房上揉上一揉,此时女孩睡着了,那邪恶
的心不由的升腾着。

  夏水寒闭着眼儿,内心因羞涩而感到无法见人,心上更是乱做一团,只得闭
起双眼,假装睡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害羞的心情。

  「揉一揉,应该不会醒吧。」李凡咽了咽涂抹。

  邪心生起,单只手托着女孩挺翘的屁股,一只手掌从一直揽着的腰身缓缓上
移,当指尖触到女孩腰窝,那只手掌便在上不去了。

  李凡随后用力托起她的身子,指尖隔着衣物碰触到了一只乳房下缘。

  夏水寒心中一惊,任然闭着眼睛,她心中此时乱作一团,若是男儿故意为之,
要原谅他,还是装作不知道,或是马上起来怒骂他。

  她的脸颊红霞再次爬起,就在她还在思考时,那只贼手覆在了饱翘的乳球上。

  虽然早就看出了男儿对自己胸前双丸的喜爱,甚至春梦后曾幻想过被男儿摸
着双峰的感觉,可是真的被触及时,内心的排斥感又缓缓涌上心田。

  「这是她胸前的感觉,好大,好软。」隔着衣物李凡并未揉捏,仅仅只是贴
触,便感到一波温软弹性的触感袭来,荡的他心中一阵酥麻。

  「要不再捏一捏。」李凡心中急道。

  手掌托着乳球下缘,五指逐渐上推并开始缓缓并拢。

  「不对,该死,我这是做了什么,简直像是被淫欲催动的畜生。」李凡脑海
清明了下来,看了女孩一眼,移开覆在乳上的手掌,双手托起女孩,继续赶起了
路来。

  「他没有动那儿。」夏水寒内心不知是有股心喜还是失落。

  接下来的路程李凡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尽管怀中软玉温香不时刺激着他,
可是他并没有刻意触碰,托着女孩臀股的手心也老老实实的。

  少了很多的细节,这一路上两人也走的很快。

  夏水寒脸颊贴着男儿的脖子,微微睁开双眼,那双眸子里印着的男儿,刚毅
的面容线条在月色下几分柔和,眼神不屈且显得坚定,没有了先前的猥琐,倒也
挺顺眼的。

  坚硬的胸膛,鼓起的肌肉楞状清晰可触,没有多余的肉,浑身筋肉坚实,充
满了爆炸力,小手下滑贴着那质感极佳的极快腹肌,另只手背贴触着男儿胸膛。

  「肌肉线条很棒呢,人家是不是认定了这个人呢,身子都被抱过了,好像没
有选择了呢。」夏水寒心道。

  「心里偷偷的喜欢上了他,好没出息呢。」夜色下女孩的脸儿爬起几朵娇红,
水眸柔色的看着男儿。

  正巧男儿此时底下的头颅。

  李凡看到一双明亮纯净的眸子怔怔的看着他,看到男儿看她,女孩展颜一笑,
唇角的梨涡和那脸颊的晕红衬得她几分小女人姿态,在夜色下最是诱人。

  李凡脸颊通红,觉得耳朵都燥了起来,连忙移开了视线。

  「原来他也会害羞呢。」夏水寒看着男儿的举动,心道。

  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甜美的传了开来,声音婉转柔和,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
柳滋润着某人的心田。

  林子里笑声越荡越远,美妙的声音似乎是带动着周围的小动物也叫了起来。

  「好美。」看着女孩掩嘴抚唇的样儿,李凡心道。

  「也不怕把野兽招来。」李凡掩饰着心中的躁动说道。

  「寒儿才不怕呢,有你保护着我,还会被野兽伤到。」夏水寒回道。

  一路下来,两人说说笑笑,帐篷很快便显现在了两人眼前。

  「凡大哥,就在这儿放人家下来吧。」夏水寒道。

  「嗯。」李凡道。

  说罢他微微弯身,松开了托着翘臀的手臂,感到环在脖颈的藕臂滑落时,李
凡心中感到一阵失落。

  夏水寒给男儿一个手势,示意她先进去,见到男儿明白后,小步悄悄走进了
帐篷。

  李凡看着女孩的背影,直到她走进帐篷这才将目光放下,从女孩走动间,她
身子该是恢复了,可是她为什么不下来呢。

  手心上一丝粘稠的物儿吸引了他的注意,虽然只有一点,可李凡怎会不知这
是什么。

  「摸不透呢,想必她应该不会讨厌我才对。」李凡心道。

  累了一晚上,他浑身疲软,闭上眼睛席地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