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欲望 发表于 2011-01-19


  她是我的表姐,名叫玉。大我三岁,是二舅家的孩子。因为家在外地,离学校很远, 所以寄宿在我 家,也好有个照应。当时我才十五六岁,正是年少气盛,对异性充满向往的年纪。尤其是 对性,更是懵 懵懂懂。因为表姐是大城市的,穿着很时尚,很会打扮。如果只说长相的话,只能说是一 般了,身材算 微胖。我家的面积并不大,只有70来平方,姐姐住我卧室旁边的储藏间里。因为她在上高 中,学习任务 很紧,所以一般只有晚上才会在家。

  爸妈平常上班也很忙,经常不在家。所以白天就成了我猎奇的时间。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偷偷摸  摸的溜进表姐的储藏间。空间并不大,摆上小床之后,就还能勉强放个小柜子了。先在床上用鼻子闻一  闻,就能嗅出昨天表姐睡觉时残留的体香。打开柜子,用塑料袋包着的,是表姐的贴身衣物。整整齐齐  的裹着胸罩、内裤、袜子。姐姐年纪其实也不大,而且校规很严。我发现她一般都是穿白色的短袜,或  者是带点小卡通的粉色袜子。因为还是冬天,她一般都是隔天一换。而且她很勤,脱下来之后就马上拿  去洗了。从来没让我逮到,她刚换下来的。但是今天真是太巧了,柜子的角落里,竟然堆着一双白色粉  底的小袜子。看来,她昨晚回来的太晚了,还没来得及洗呢。我用鼻子一闻,天啊!和想象当中的差距  太大了。闻起来,稍微有点又酸又臭的,还有一股鞋底的皮革味。袜子的粉底都有点发黑了。不过不管  了,我退下裤子,把袜子套进自己的JJ上,鼻子上放着姐姐的内裤,就打起飞机来,想象自己和姐姐做  爱的场景,不一会就射了。精液射在袜子里。然后我把袜子拿下来,又把它给放回去了。没一会,一股  罪恶感和负罪感就涌上了心头。我真是可恶啊,竟然可以做这种事情!

  又过了一天,这种罪恶感又涌上来了。今天是星期天,学校放假,姐姐前脚刚刚出去。我就马上偷  偷溜进姐姐的储藏间,熟练的打开柜子。翻出了姐姐的内裤,把它展开平摊在写字台上。“嗯?!”,  上面竟然有一张字条。清清楚楚的写着:“别乱动我东西!”。天啊,竟然被姐姐发现了!当时,勃起JJ的马上就软下来了。我刚打算快点把东西放回去呢,钥匙开门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当时就愣住,不敢动  了。抬头一看,姐姐正怒目圆睁的瞪着我。“好啊!我猜就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姐姐怒气满声的  大叫。

  我当时脸就红到脖子根了,害怕、愧疚、愤怒的感觉齐上心头。恶向胆边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我把姐姐一把扑到在床上,开始脱她的衣服。姐姐毕竟年龄比我大点,个头和我差不多,开始拼命的挣  扎我。她的整个脸都红了,说道:“我是你姐啊!你干什么!”。我当时头晕晕的,哪管这些。因为是  冬天,衣服都穿的比较多。拼命拉开了外套上的拉索,里面是毛衣,不好脱。我把手伸到毛衣底下往上  翻,里面的线衣也一并被我拉到姐姐的脖子上了。姐姐没带胸罩,反而是一件吊带。我把绳结一拉,就  开了。姐姐一看到我这样,就开始哭了。但我真的是一切都不顾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姐姐还是死命的  用两只手推着我。但也难逃上衣离开自己身体的事实。此时姐姐的上半身已经全部呈现在我的眼前了。  现在想起来,姐姐的皮肤很好,乳房还没发育完全,乳头是粉红色的。我把脸埋在姐姐的双乳之间,又  啃又舔。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异性的身体,姐姐和我的身体都发颤。姐姐是因为害怕,我则是因为兴奋!  没有想象中的又香又甜,反而是一种衣服放了很长时间的味道。有些发酸,感觉油腻腻的。姐姐皮肤的  弹性很好,就跟模婴儿脸蛋的感觉一样。将姐姐的乳肉含在嘴里,轻咬着。两只手解开她裤子上的腰带  ,用力一抹,就退到她的脚踝上了。然后脱下她的裤头。这时姐姐挣扎的幅度更大了,一只手推我,另  一只手,要拉回自己的裤子。我毕竟是男的,力气比她大。而且我穿的衣服毕竟少,脱下自己的裤子,  将姐姐的两条腿给分开,她就合不上了。姐姐的阴毛很多很密。我将JJ放在姐姐的小腹上,却找不到入  口,只能试探着。感觉粘粘的,一跳一跳的,很有肉感。我一用力,JJ好疼啊。原来不对,重新找位置。然后再一  用力。JJ突然感觉好大的压力,又紧又疼。一层膜似的东西被我给捅破了。姐姐浑身一阵痉挛。就放弃  了挣扎,只顾着哭了。终于不是处男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充斥着脑海。刚用力抽插了两下,想着继续  前进呢,JJ就射精了。现在想想,毕竟是第一次啊,第一次接触异性的身体,要是没那么快射精才奇怪  呢。但是刚射完,就后悔了。我这是犯罪啊!而且她还是我的姐姐。我站了起来,看着我的杰作:姐姐  一边抽泣着,一边开始穿衣服。猩红的血液布满了姐姐的大腿根部,而且我的JJ上也沾满了处女血。我  的精液也因为姐姐的站起而滴落在地下……

  我一害怕,穿上衣服,打开门就跑了。只剩下姐姐留在原地,独自哭泣。

  到了晚上,我终于熬不住了,回到家里。爸爸妈妈也都回来了。我问道姐姐呢,“哦,她在睡觉呢  。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

  然后这成了我和姐姐永久的秘密,谁也没在提起过。又过了一年,姐姐回去了。听说现在姐姐考上  公务员,在银行上班。对象也找了好几个了,只是一直没结婚。

  【全文完】